(园林)我家的小院要铺上这样的路百度向海龙辞职了 李彦宏再发感谢信 百度向海龙辞职详情百度“变法”:搜索神话结束 全力奋战AI

百度高管接连离职,真相或许不是他们所说

离开百度,他们都去哪儿了?
李明远百度十二载:两度来而风光,去而黯然
百度副总裁尹世明离职:由张亚勤招入 为百度云一把手

3月22日,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,3月27日,百度前高级副总裁王劲宣布5天后将离开百度。再加上之前“清退”的王湛、李明远、曾良,百度陷入了又一波高管剧烈动荡。

在坊间,“下一个要走的是谁”、不同版本的“宫斗内幕”等猜测或所谓的爆料,让这家公司成了IT八卦对象。及至3大互联网公司发布2016年年报——腾讯营收1519亿元,阿里取得1438亿元收入,百度只取得705亿元时,人们蓦然发现,以前均衡的BAT格局中,百度跛足了,这不由得引发业界对百度现状和未来的质疑。

所谓墙倒众人推,近期舆论纷纷惊呼,百度掉队了,终会被踢出BAT棋局。

但是,IT君仔细研究这一系列故事之后,却发现李彦宏近期的大动作,确实是因为内部“病变”而采取的强力手段,但这不是被动防御型,倒更像为了让陆奇更好地打败阿里、腾讯,而采取的自我重塑。

与其说百度的“臣斗”不如说是一步步“君谋”

接连发生副总裁级别以上的人事变动,如果不说宫斗,很难让人相信。

而坊间传说的“太子(李明远)篡权、君主薄凉”;搜索团队不把数据共享给AI团队;百度“空降兵”(陆奇)的“上位”危及“元老”地位等等,都与中国公司政治相吻合,很多人都倾向于相信百度在公司治理上千疮百孔。

百度毕竟是一家现代化公司,我们不妨从企业经营者和KPI的角度重新审视那些所谓“宫斗的牺牲品”——2016年5月以来离职的5位知名高管。

1、核心业务受挫,重定坐标

相关人物,王湛,2000年加入百度的第一批“骨灰级职业经理人”,2010年做到百度副总裁,负责百度商业产品、移动互联网业务,后来又统领百度销售体系,有“百度推广之父”之称。2008年“血友病吧卖吧事件”让其名声玷污,紧接着“手下贪腐”,王湛损害百度利益被通报批评、罚全年奖金;2016年的“魏则西事件”逼迫百度砍掉医疗事业部,不得不说王湛再一次“损害了百度利益”。

百度竞价排名的KPI受了内伤,16年“劳苦功高”的王湛背完最后这个“锅”,2016年5月1日,王湛被开除。理由是:“违反职业道德行为规范,损害百度利益”,确实“合情合理”。

百度,此时将KPI坐标中心向人工智能转移。

2、移动互联网那条路依旧没有走通

相关人物,李明远,2007年担任百度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,负责旗下百度有啊和百付宝等业务,2011年,李明远又做到百度移动云事业部高级总监。

2013年李明远被格外重用,擢升为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,29岁的“太子”风光无限。同年7月,在李明远主导下,百度斥19亿美金(约131亿人民币)收购91无线,试图打开移动互联网市场。百度此案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并购交易额的纪录。

百度在2013年推出无需下载、即搜即用的全功能 App“轻应用”,2014年又推出商家在百度移动平台的官方服务平台“直达号”,但这两个产品和巨资买来的91无线,都没有为百度斩获移动互联网市场。

2016年11月,李明远因“在参与公司收购某项目中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”,触犯“职业道德规范”辞职。据说,到那一刻,百度电子商务、移动业务的KPI都没有完成过。

3、糯米前途未卜,急需拳头产品

相关人物,曾良,2013年加入百度,两年后做到百度糯米总经理。

2015年6月,李彦宏曾表态:“百度账上还有500多亿现金,先拿200亿来把糯米做好”。可见李彦宏当时对O2O的重视程度。2015年7月,曾良也做出承诺,—年超点评,两年超美团。

君臣同心,其力断金。

但是,在曾良执掌糯米帅印这一年的10月,大众点评和美团合并,原来两个可以个个击破的敌人,变成了一个空前强大的竞争对手。

更坏的情形接踵而来,2016年以后,O2O式衰,遭到整个资本市场“嫌弃”。

2016年9月,李彦宏更加坚定了将人工智能列为百度“核心的核心”的决心。

2017年3月16日,百度宣布,百度副总裁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,违反公司职业道德规范(贪腐),被解职。抛除职业道德因素,在O2O业务方面百度本就缺兵少将,在不被市场喜欢的情景下,O2O在百度业务架构中的权重更加走低。

接下来,谁能完成企业KPI要求呢?

4、无人车虽好,可远水不解近渴

无人车怎样?

相关人物,王劲,2010年加入百度,先后创办了百度研究院、百度无人驾驶汽车事业部等。经过王劲和团队不懈努力,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汽车成功通过路测。

从王劲的“离职发言”中,他表露出Google、Uber是百度无人车劲敌之意,却也自信地认为百度的技术能排前三。

王劲也曾表示,百度无人车“三年量产,五年商用”。可是,无人车能够承担“竟品优势的产品”吗?另外,时间来得及吗?

王劲来百度7年了,无人车以后的“三年KPI计划”、“五年KPI计划”就算按预期完成,现在“掉队”的百度能等得起吗?

在2017年3月27日,王劲宣布“下野”,百度给出的原因是“王劲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,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”。

当然,官方说辞一向是真伪难辩,而业界更愿意把王劲的离职和陆奇的加盟联系起来。后者的入职实在牵扯面太广,甚至连世界级牛人吴恩达都“装”了进去。

5、技术没有上限,但产品急需要上线

五次“离职”事件,五位高管中,最有争议的就是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,其实,他的离职原因最好理解。

吴恩达是全球公认的人工智能“四大金刚”之一,他于2014年加入百度,职位是“首席科学家”。他也是继张亚勤之后,百度引进的第二位世界级科学家。因此,吴恩达享受的是和时任百度总裁张亚勤同样的待遇——工作直接向李彦宏汇报。

一切在2017年1月发生改变,陆奇空降百度身兼总裁(张亚勤之前卸任总裁)和COO两职,不仅负责销售、运营,还负责产品和技术。另外,之前那些向李彦宏汇报工作的各事业部的“封疆大吏”,直接向陆奇汇报。

按照权利谱系推论,吴恩达的折子原来可以直达天庭,现在他和老板之间突然多了一个总理事务大臣,这是否说明,在老板的关系结构图里,他从核心滑向边缘?

说起人工智能的产品和技术,陆奇和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和电子工程系副教授“学院派”的吴恩达接驳的话,技术理论建设和“落地实干”恐怕真的会“存在理念偏差”。

2017年3月22日,吴恩达宣布离开百度。

吴恩达走后,百度1300人的人工智能实力团队,当下最需要的就是脱离“学院”,投入“实干”。吴恩达培训课已经结束,下面就是陆奇KPI说话时间了。

当然,陆奇也是华人科技人才“翘楚”了,其本身技术和能力都是当世一流,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“空降”到百度,李彦宏倚重的就是他当COO的“执行”力。很久以前,李彦宏就承认自己最缺的是一个合格的COO。

陆奇“空降”是为了“起飞”

以上“辞职”事件因为发生在百度身上,好像觉得每一件都“意义非凡”,其实这种状况生活中很常见。

老板要炒鱿鱼时,通常会说:“你不用跟我摆资历、摆奖状、谈业务能力,我已经付给你高薪了,没有亏待你。可现在对手抢生意抢到咱们门口了,我就问你一句,你的业绩呢?”

战略规划、公司未来,都不是职业经理人应该插手的,BOSS指明了方向,职业经理人完成KPI才是天职,否则提头来见。现代化企业管理中,出于商业战略和危机感,抛开资历、功劳、苦劳的观念,清理一批“KPI不达标的职业经理人”确保企业更高几率活下去,这种务实不务虚,从企业来说,应该是高性价比决策,不应该受到诟病。

为了让人工智能尽快落地变现,李彦宏重磅推出陆奇,一个位居百度总裁兼COO的顶级职业经理人。

陆奇2月16日已经接手百度人工智能项目“度秘”,工作目标就是加速人工智能布局,快速推进产品化和市场化。

陆奇能够在大微软里身居高位,说明有过人的本领,绝非善茬,而这也是李彦宏青睐他之处,赋予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抓运营,抓营收,考核KPI,就是要承担向员工“索要”KPI的“咽喉”和“执鞭者”。

为了保证“陆奇路线”的贯彻实施,百度不仅各个事业部最高领导直接向陆奇汇报,甚至李彦宏自己也“退居二线”。看来,这次李彦宏铁了心要甩出“王炸”。

为什么李彦宏这么看重人工智能和陆奇?

没押中移动互联网,不能再错过人工智能

百度的商战策略绝不是去年才开始改革,在此之前百度就一直在做着不同的尝试和自我超越。

2011年百度凭借460亿美元市值一举超过了腾讯,稳稳地成为中国当时的互联网霸主。

可是2011年之后,阿里的电商、腾讯的社交突飞猛进发展,百度连“模仿”都来不及。

这些年,百度也做过很多产品,百度直达号、百度金融、百度卫士、百度杀毒等等,当我们为手机安装软件的时候,QQ、微信、淘宝、支付宝、京东已经成了“标配”,百度产品难成黑马。

不得不说,PC端时代的“霸主”,真的赶不上移动端的奔跑速度了,而且传统的搜索引擎产品又被360、谷歌蚕食、撕咬。

传统的竞价排名业务受挫;一直想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业务一直没能如愿;力推的O2O市场不待见、负责人落马;无人车“遥不可待”……

百度已经显现出“掉队”的症状,迫切需要祭出一个拳头产品争打天下,现在自己最能拿得出手的“拳头”,就是人工智能。

在4月2号的“IT领袖峰会”上,马化腾倒是大方地承认,腾讯在人工智能上不如百度。

陆奇“隆中对”,李彦宏“百度城托孤”

人工智能的方向定下来之后,已经有张亚勤,再有吴恩达,为什么还要陆奇?

这可能从李彦宏的原话中窥得一斑:我觉得以陆奇的能力完全可以承担百度所有业务的管理、运营,这一点我非常有信心。

对于陆奇加入百度,理由也很充分。

一是李彦宏以国士待之,自己也将以国士报之;

二是百度的“人工智能业务”与自己才能最为匹配,个人价值能够发挥到极致。

李彦宏将事业部“统领”的“生杀大权”交给了陆奇时是这么说的:“基本所有业务都放在陆奇那儿了,未来我可能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战略、公司文化的塑造,以及对人才的培养、吸引……”

可以看得出,李彦宏从产品前线逐步退居幕后,开始信赖“军师”的力量。也看得出他对“重登皇位”的渴望。

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……数据上,百度从BAT中掉队了,但是“大哥又岂肯轻易老去”

李彦宏正在冒最后的风险,去赌“我的命运我作主”。

对于李彦宏来说,能帮的就这么多,对陆奇来说,火力网已经廓清,接下来就要看他能否当好“在世孔明”。

最后再说一句:张亚勤的未来动向,值得关注。

责任编辑:(园林)我家的小院要铺上这样的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