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园林)我家的小院要铺上这样的路越来越多人不把冰箱放厨房?原因竟然是……不能不知道的厨房设计规则!

美国51岁老人亲手打造“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”

开放式厨房油烟问题怎么解决?教你几招搞定油烟
后悔把冰箱放厨房了,卫生难搞还占地方,现在流行放这里!
厨房一分为二,吧台有了,冰箱也不怕油烟了,空间更加透亮了,妙!

摘要:

美国西雅图森林深处有一栋童话般的房子,据说它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。在人类的房子中,有限的机器逻辑很少让人真正满意。需要整天给这些理解力不够好的电子“佣人”分析工作的,正是人类自己,实际上大部分工作自己做的话速度反而更快,结果却是我们成了自己创立的冗繁官僚制度的监察官。

自制的混乱“智能家居”及其可能引发的不快

在美国西雅图市以东半小时车程处的杉曼密斯森林中的7 座小山之后,有一栋童话般的房子。据说它可以和住户交谈,实现他们说出的愿望。而它的主人说:它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。

51岁的伊安·梅尔瑟尔身材瘦削,神情友好,坐在宽敞的厨房里,泡好了新鲜的咖啡,等待着来宾:他的房子监视着附近的一切活动,隐藏在门窗中、地板下和入口处的感应器早已通知了他客人的到来。

梅尔瑟尔和他的妻子、两个孩子、3条狗和6匹马一起住在这里。一眼望去,这是一栋标准的高级住宅:配备有舒适皮沙发的家庭影院,壁炉间有玻璃门通往花园。而在看不见的地方,无数电缆束透过墙壁蜿蜒伸展,全部引向地下室。这栋智能房子的大脑——自动控制暖气、透风和光线的电脑在那里轰鸣,其他线缆引向所有房间中的喇叭,用以在需要时和住户对话。

然而现在,它安安静静的。“房子知道,它不应该在不必要时吓坏客人。”梅尔瑟尔说。十几年来,这个男人就坐在地下室中研究自家的自动化。我们可以认为他是为家居革命而生的英雄。很快家用电器就将唤醒智能生活,媒体和工业界已经对此达成了一致。浴室秤和烤箱,窗把手和草地喷水器——没有什么会像以往一样愚蠢了,联网芯片使得各种各样的奇迹成为可能。将来我们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关闭家里的烤箱,快下雨时房门前就会撑起雨伞,而智能便桶可以将异常尿液信息直接发送给家庭医生。

这就是“物联网”的发展愿景。按照美国信息技术研究和分析公司Gartner的设想,到2020年地球上会有250亿联网的家居设备。在2015年初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,第一次出现了一个主题为“智能家居”的特别展,赞助商博世展示了一种洗碗机:当洗洁精用完时,它会向主人的智能手机上发送提醒。

51岁的伊安·梅尔瑟尔在家里的地下控制中心

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

然而恰恰是智能家居的先锋伊安·梅尔瑟尔对这种革新热情评价并不高。“这些家具中的很多都没有存在的必要,”梅尔瑟尔说,“或者说它们很快就会让人心烦。”以前他也曾不加思考地将一切联网,因此每次有人打开车库时,车库门都会报告他,后来他简直要为此感到尴尬了。

自那以后,梅尔瑟尔就在寻求自动化的意义:要如何设置,这些电子“佣人”才会真的有用,而不只是给住户带来麻烦?研究者们也急切地关注着他的成果。“伊安正在探索家居自动化的极限。”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专家施威塔克·帕特尔说。

“必须简单、自然,”梅尔瑟尔说,“如同告诉一个管家他该做些什么。”他拿起智能手机打字:在一楼放80年代的舞曲。很快四周隐藏的喇叭就发出声音来,不久音乐声变小,轻柔的电脑声音报告有人打来电话,并询问来电者他是谁。“这个人的电话号码还没有存入数据库,”梅尔瑟尔说,“下次它就能直接叫出来电者的姓名了。”此外,如果附近的Snoqualmie Pass滑雪场夜间刚下了雪,第二天早上房子就会告诉住户。如果出行受阻,它也会给予警告。这栋房子从因特网上搜集必要信息。

但是智能家居的最主要目的是节约能源。脚步感应器和活动探测器使得电脑时刻清楚,哪个房间中有人停留,以便集中为那个地方提供通风和供暖服务。当然,在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中,照明也不可忽视。“我们的孩子从小到大还从未关过灯。”梅尔瑟尔说。对于他12岁的儿子和16岁的女儿来说,电灯开关是陈旧过时的文化,同理,将壁炉中的火拨旺的动作也是。

物联网的王国

这家人很习惯到处都是看不见的电子“佣人”。梅尔瑟尔随时能想出新的电子魔法,但是他从一开始就低估了开支。仅仅是让房子学会一门自然语言,就花费了他一年的时间。由于买不到适用于房子的语言控制程序,他决定自己编程。

电子仪器行业很少真正实践“物联网”的理念,而只是单纯地往市场上销售产品。目前已经有了好几百种相关商品,其中包括百叶窗定时开关、能变换颜色的LED显示屏和能给智能手机发送图片的监控摄像头等等。然而,几乎每款智能仪器都有自己的服务逻辑,不同生产商的系统很少能够兼容。不想因老出故障的无线技术生气的人,必须为房子铺设电缆花费一大笔钱。

因此顾客寥寥也就不奇怪了。德勤咨询公司估计,目前只有1%的德国家庭拥有联网的家居产品。同时,生产商却总是想出各种各样的奇怪产品:智能储蓄罐“Porkfolio”中嵌入了一个硬币识别器,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查询它的填充情况;酒杯“Vessyl”中嵌入的感应器可根据饮酒量和卡路里含量监视使用者的饮酒情况,甚至能够区分不同的酒类品牌。

美国发明家和作家大卫·罗斯认为:“魔法物品”新时代已经来临。罗斯发明了把手上有灯光的雨伞,快下雨时就会闪烁。他认为,很快就会有监控饮食习惯的餐具出现,可以有效制止暴饮暴食现象;或是有远距离感应能力的门铃,只要一位家庭成员靠近方圆1 英里的地方,就会发出特有的叮铃声。罗斯相信,人们会被这些小戏法深深吸引,想起童年时期的童话魔法世界。媒体也为这世界着迷,梦想着出现当孩子发烧时就会发出警报的泰迪熊,以及会自己补订牛奶的联网冰箱。实际上,这种智能冰箱自90年代末电子博览会上就一再上市新的型号,尽管销量寥寥,却仍然被视为“未来世界的使者”。

如今真正能够买到的智能家居商品,大部分都平凡无奇。“大部分商品的实质仍然只是远程控制。”梅尔瑟尔说,“现在我可以在办公室里启动洗碗机,是的,这简直太棒了,但是没有技术能够代替我安放碗碟。”智能家居技术也绝不会帮你整理床铺和晾晒衣服,你可以节省的是去往开关的几步路,但为此你每次都要翻找自己的智能手机,调出相应的程序。

但是,一些技术狂正是为这种远程监控兴奋不已。他们为可以利用无人机运送披萨盒到废纸回收站欢欣雀跃。“物联网”为他们实现了国王的生活,只需手指轻轻一划,他们就能在办公室里上调家里洗衣机的离心转速。他们也总是知道,洗碗机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工作。在联网的王国中,没有什么可以逃过主人的法眼。在汉堡,社交平台Xing的创立者拉尔斯·赫恩利西斯刚刚建造起一套联网的奢华出租公寓,那里的居民甚至在每次有人朝信箱里投入东西时都能收到一条短信。

伊安·梅尔瑟尔的“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”

聪明家居的笨原则

梅尔瑟尔觉得这种服务幼稚透顶。他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:SmartThings公司的老总阿勒克斯·郝金森骄傲地介绍自己的房子,他打开一个橱柜,马上就有一个电脑声音为他播放天气预报。梅尔瑟尔问,如果是一位客人、一个孩子或是一名家政工打开橱柜呢?这些聪明的物品大多遵循着一个太简单的原则:一旦这件事发生,就会接着发生另一件事。在人类的房子中,这种有限的机器逻辑很少让人真正满意。

当我工作时阳光照到屏幕上令人目眩,百叶窗就该自动放下来;但是当我透过窗户朝外看,或是需要阳光来读报纸时,则不需要。当通往办公室的街道出现拥堵时,闹钟就应该自动提前半小时响起,但是如果我今天准备坐快速列车的话,就不需要。冰箱应该补订吃完的食品,但是家里所有人都不再喜欢的臭奶酪除外,而且这家人马上就要去度假了,也不能再买易腐坏的食品。而需要整天给这些理解力不够好的电子“佣人”分析工作的,正是人类自己,实际上大部分工作我们自己做的话速度反而更快,结果却是我们成了自己创立的冗繁官僚制度的监察官。

梅尔瑟尔说:“需要我解释一切的房子,是栋笨房子。”在他的未来之家里,情况完全不同。理想情况下,他根本不需要给出任何指示。随着住户在房子里走动,灯光总是恰到好处地提前亮起来。他到达的时候,灯已经亮了,房里没人之后,灯光过一小会儿便会熄灭。

因此如果要灯光正确,房子必须尽可能准确地预测出住户的前行路线。因此梅尔瑟尔在木地板下安装了特殊的脚步感应器,自动为每位行人称重,然后和主人、客人的重量进行比对,监控电脑可以学习他们各自的习惯。现在,他的房子已经展示出奇特的移情天赋。当梅尔瑟尔半夜摸索着进入浴室时,就会有一道柔和的灯光等候着他,显然脚步感应器已经注意到,他刚从黑暗的卧室中出来,不想被强光刺目。

无法控制的风险

就梅尔瑟尔所知,这附近没有第二栋像他家一样的房子。在房子的大脑,梅尔瑟尔家的地下室中,可以看到他为此耗费了多少时间和金钱。沿墙蜿蜒着的巨大彩色电缆束分出许多支线,终结于电闸盒中。梅尔瑟尔自己将所有电缆引过墙壁和天花板,共有几公里长。

在一个架子上,电脑中央处理器闪着光,半成品的电子零件随意摆放着。目前能买到的仪器,只有少数符合梅尔瑟尔的要求,最后他甚至自己设计出了开关电路板。通过在线平台oDesk,他雇佣了一位巴基斯坦技师为他完成焊接工作,费用为每小时17美元。

尽管号称“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”,梅尔瑟尔仍然清楚地知道,这一技术体系有他无法控制的部分。一天晚上,他的房子中突然亮起灯光,之后又熄灭,一个接着一个,如同一个电幽灵在所有房间和走廊,顶楼和地下室中游荡。这一诡异的场景过去后,梅尔瑟尔查看了电脑记录。确实是有人来了:一位网络来客,名叫“谷歌”。这一搜索引擎发现了他联网的房子,通过一个由于疏忽而敞开的入口,进入了房子的电力系统,找到了很多灯,每个都有自己的网络地址。这样谷歌就一个个将它们收入其无法计量的巨大搜索目录中去了。

不是所有入侵者都如同搜索引擎这样文明。去年4月,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对夫妻被房子中一个陌生男人的叫声惊醒。它来自小女儿的房间:“快醒醒,宝贝,醒醒!”当父亲进入房间时,一个网络摄像头转了过来,它本该守护女儿睡觉,然而喇叭中传来刺耳而邪恶的咒骂声,显然一名黑客侵袭了摄像头。

随着这些“半智能”的物品联网,这类恶意侵袭的报道越来越多。一年前的一项调查发现,黑客悄悄地侵占了数十万联网的智能家具,其中有无数电视机和冰箱。这些被攻击的设备从此向全世界发布远程控制的垃圾邮件。

美国安全专家布鲁斯·施奈尔认为,“物联网”存在一种很难控制的风险。数十亿联网的设备大部分安全性能糟糕,维护得也很差劲,怎样才能阻止这些电器陷入陌生人的控制中呢?

如今的电脑都带有自动更新功能,安全漏洞并不会长期存在。但是谁会维护联网的面包机、泰迪熊和智能马桶?“是制定严格的安全准则的时候了,”施奈尔说,“否则我们将面临一场灾难。”

智能家居的预言家们并没有因这种矛盾而动摇。20多年以来,他们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梦想。1年前,谷歌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联网恒温器生产商Nest公司。这种设备能够记录住户的用暖习惯。谷歌的这次收购意欲何为呢?

到目前为止,一旦人们关掉所有电脑和智能手机,谷歌就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做些什么。一台读数正确的智能恒温器却可以让人知道房子中发生的事情。而谷歌想知道一切,它需要为顾客提供尽可能合适的广告。研究者们已经证明,原则上通过看电表就可以知道,电视上放的是哪部电影,用电量会随着明亮和黑暗图像出现的顺序发生波动。

只有当人们真正开心地使用智能家电时,后者才可能实现对居住空间的殖民。但是人们最终也可能还是希望在自己家里保持“物品的主人”的地位。如果这些所谓的“智能物体”智力有限,却擅自行权,就会招致主人的诸多不满。有人用嘲讽的语气说起有一天不会再为女主人提供啤酒的智能冰箱,只因为智能马桶显示她怀孕了。默默无闻且有实用价值的技术才有被无数家庭友好接受的可能性,例如谦逊的汽车防抱死制动系统,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,却丝毫不影响汽车驾驶的原初乐趣,人们甚至都不需要知道有这样一个部件存在。

在这一点上,智能家居先锋伊安·梅尔瑟尔也找到了方向。例如他的房子能以真正智能的方式实现通风:在温暖的季节,通风机倾向于在凉爽的时间段将新鲜空气吹进室内;相反如果室外寒冷,房子则会在一天中相对较温暖的时刻完成通风。这样就能节省很多暖气费。

这一切成为可能,主要是因为中央处理器记录了室内和室外的温度变化多年,可以提前计算出,何时能够最节能地通入新鲜空气。这一技术可以说毫不酷炫,没有任何故弄玄虚的魔法。

然而梅尔瑟尔对此还并不满意。很快,在这栋“世界上最聪明的房子”上也会安装一个与其身份相当的警报系统。它只需时刻知道住户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停留,而他们的手机定位信息将告知它这一切。如果全家人都出门了,而房子中的活动感应器仍然被触发,那肯定是有外人入侵了。

来源:海外文摘

物联网智库 整理发布

责任编辑:(园林)我家的小院要铺上这样的路